<dd id="e40fj"></dd>

  • <li id="e40fj"><acronym id="e40fj"></acronym></li>

      <dd id="e40fj"><center id="e40fj"></center></dd>
    1. 【人物】候·鳥·人
      記者 剛越 丹東新聞網 2021-05-26 09:12:34

      鴨綠江口國家級濕地自然保護區是我國目前保存較為完整的濱海濕地類型保護區,為中國第二大濕地、全球八條鳥類遷徙線中的一條。每年3月下旬到5月中旬,近百萬只鳥或集群起飛至靠近堤壩處的海灘上,或仿佛精靈翱翔在天地之間,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攝影師。而在丹東本土,多年專注拍攝鳥類的攝影師,用鏡頭孜孜不倦地記錄它們的生活,為保護生態環境和鳥類遷徙環志留下了寶貴的影像。本期《人物》就把目光投向這些專拍鳥類的攝影人。

      李振生拍鳥人的心愿

      李振生,生于1958年,1977參加工作來到丹東至退休。遼寧省攝影家協會會員,丹東市攝影家協會藝術專業委員會副主席,遼寧旅游攝影家協會會員。作品曾在國家級媒體發表,并在省、市級攝影大賽獲獎。

      5月9日下午,李振生陪同北京來的鳥類專家趕往鴨綠江口濕地拍攝鳥浪。次日早上,去東港市小雙山拍攝白鷺、蒼鷺等。當天晚上趕往莊河,待到凌晨拍黑臉琵鷺……這便是李振生日常生活的縮影。從2012年開始,年復一年地追鳥、拍鳥。

      1985年,李振生在丹東漁政處從事攝影工作。那時的攝影內容,多以工作為主。2012年,一位愛好攝影的朋友約他去白鷺村拍鳥。這一提議勾起了李振生的興致,當即買來長焦鏡頭,第二天就和朋友出發了。

      自那次拍攝結束后,他體驗到拍攝鳥類時的神奇與樂趣。從此,李振生開始專注于鳥類拍攝。

      多年間,李振生共拍攝國內鳥類500多種,國外鳥類20余種。除在遼寧拍攝,他還去過云南、四川、河南、河北、陜西、山西、安徽、福建、黑龍江等地及泰國和馬來西亞等國家。李振生也成為國內知名的拍鳥名家,很多愛好者不知道李振生的本名,但對其網名“邊境的風”都有所耳聞。

      隨著各大短視頻平臺的興起,李振生與時俱進,把拍攝鳥類照片轉為拍攝鳥類視頻。在李振生的朋友圈和抖音號里,富有美感的鳥類或飛翔、或孵化、或嬉戲的畫面,引來很多人的贊嘆。然而,這些美麗畫面的背后,也是數不盡的辛苦。

      今年5月初的一天,李振生和另外一名鳥類攝影師從丹東出發,驅車500 多公里到吉林長白山腳下的漫江拍攝丑鴨。晚上8點半,到達后先在漫江鎮住下。第二天早晨4點,他們在導游的帶領下到達拍攝地。車停至公路旁,還需帶上攝影器材步行到河邊的拍攝點。由于河岸植被茂密且沒有路,短短100米的距離,他們走了半個小時。支好拍攝帳篷后已經是5點半。導游告訴他們,這個拍攝位置,一天中丑鴨只能來一兩次,也就是說,從早晨5點半開始,到晚上6點半,他們要一直待在帳篷里不能出來,否則就有可能錯失拍攝良機。

      白鷺

      中午時分,陰沉的天開始下雨,不久,又下冰雹,冰雹過后暴雨傾盆而下。下午兩點左右,河水上漲,眼看就要漲到帳篷邊。兩個人無法走出河邊,當時手機沒有信號,無法求助外界,只好站在一截高一點的木頭上,焦急地等候水位下降。一個小時后,水退去。那天,李振生無功而返。

      第二天早晨4點,兩人又回去等候,堅守了一天,最終拍到了丑鴨。晚上6點啟程,抵達丹東時已是凌晨1點。

      很多人不解李振生拍鳥的執著,但對于他來說,在寒來暑往、風吹雨淋的拍攝歷程中,早已愛上了鳥兒。他享受拍攝的快樂,在按下快門那一刻,不為錯過一次美好的畫面而后悔,不為偶得一張佳作而狂喜,身心融入自然,感受鳥兒們帶來的意想不到的視覺沖擊。

      鳥類攝影,不同于尋常攝影,對攝影人的體力、心態、技術等都有著更高的要求。拍鳥首先要找到鳥,找鳥則要有豐富的經驗。根據鳥鳴判斷品種和方位,然后用鏡頭去搜索。發現目標后,要先隱蔽,仔細觀察。大多數鳥怕人,不能過于接近,只能耐心等待。在拍攝過程中,一定要根據鳥的顏色和拍攝時的光線,調整光圈、速度、感光度這三要素,才能拍出理想的視頻和照片。

      倡導尊重自然、保護生態、愛護鳥類的思想,大抵是所有拍鳥人的核心。李振生去過很多地區拍攝,他發現各地區對自然環境和生態環境的保護都很重視,鳥類的生存環境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丹東地區對鳥類的保護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未來,已過耳順之年的李振生希望通過鏡頭,捕捉更多鳥類美好的畫面,讓全國各地的人通過鳥類攝影的傳播,更好地了解丹東、走進丹東。

      周貴平追鳥人的修行

      周貴平,1973年生于東港。遼寧省攝影家協會會員、丹東市攝影家協會會員。其作品多次在國家級和省、市攝影大賽上獲獎,并在國家級專業媒體刊發。

      周貴平的鳥類攝影作品,始終有一種靜謐的美感,即便拍攝的是飛翔、嬉戲的鳥,這種感覺也會撲面而來。這是在鳥兒放松與自在的環境下的結果,能獲得這樣的畫面,源于周貴平對鳥的喜愛與了解,保護與尊重。

      2012年,喜愛攝影的周貴平開始專注鳥類。走進自然世界與飛禽相伴,給了周貴平很多新奇的體驗。

      為了解鳥兒的生活習性,要在一年四季不同的時間段持續觀察。周貴平說,拍鳥會上癮,即使獨自趕去一個地方多日,拍不到令人滿意的照片遺憾而返,也不覺得苦和累。

      拍鳥,常讓他收獲生命的感動。晨輝中,夜幕下,那些起飛和歸巢的鳥兒,是拍攝的最好時段,這時的風景也特別美。為此,周貴平時常早出晚歸,有限的業余時間幾乎都用在了這里。有時,為了不錯過最佳拍攝時間,周貴平風餐露宿,常一天只睡幾個小時。在學習中拍攝,在拍攝中增進技藝。

      有一次,為近距離拍攝白鷺,周貴平背著各種鏡頭、三腳架等,趟著積著淤泥的河水悄然靠近。沒想到腳下打滑,摔倒在水里。因背著幾十公斤的攝影器材,幾次都沒站起來,反而越陷越深。最后,還是依靠著三腳架的幫助,才逐漸站穩,慢慢走出泥濘。

      人和鳥的關系,和自然的關系,是周貴平在拍攝之外的思考,而這些思考也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的作品,使其拍攝視角令人動容。

      周貴平覺得,拍鳥人的真正責任不僅僅是如何拍出美的照片,更重要的是用影像喚起人們對大自然的熱愛和珍惜。數年間,周貴平默默地為保護鳥的生存環境而努力踐行著。

      黑翅長腳鷸

      在鴨綠江口濕地拍攝期間,周貴平發現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黑嘴鷗的孵化環境因人類的干擾、野貓野狗的侵襲等因素而堪憂,很多鳥巢、鳥蛋遭到破壞。兩年前,周貴平買來鐵絲網,把鳥巢和鳥蛋圈起來,最大限度保護黑嘴鷗的順利孵化。

      每每去拍攝或是保護黑嘴鷗孵化,周貴平都會把自己“偽裝”起來,盡量不干擾它們的生活。而有了周貴平的保護,黑嘴鷗的孵化環境得到了改善。黑嘴鷗給予他的,則是拍到了珍貴的小黑嘴鷗破殼而出的照片和視頻。有的黑嘴鷗似乎對周貴平熟悉了,放下戒備與警惕。有時周貴平坐著幾個小時不去主動尋找,有的黑嘴鷗卻好奇地飛過來,這樣反能拍到和諧的畫面。

      每年春天的鴨綠江口濕地鳥類遷徙,是一場吸引國內外鳥類攝影家的拍攝盛宴,對于周貴平來說自然也不例外。與外地攝影人不同的是,周貴平的拍攝,帶著一定的“功利心”,那就是通過圖片的視覺傳遞,宣傳家鄉的風土人情、生態環境,讓更多人了解東港、走進東港。同時,也要讓更多人了解鳥類的遷徙路線、相關知識,引導人們愛鳥護鳥,與鳥類和諧共處。

      在周貴平看來,作為一名攝影師,呈現真實的美感是基礎,將畫面之外更多有意義內容傳播出去,更能體現攝影的價值。

      柳明玉:愛鳥人的堅持

      柳明玉,丹東人,出生于1955年。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資深會員、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遼寧省攝影家協會會員、丹東市攝影家協會理事。曾多次在國家級和省、市攝影大賽上獲獎。

      柳明玉曾粗略統計過,從第一次拍鳥開始,他的鏡頭大約記錄了三百多種不同的鳥類。家里的八塊移動硬盤,不僅完整地保存著他拍鳥的身影,同時也記錄了他為此跋涉的艱辛和喜悅。

      1999年,在一次參觀黑臉琵鷺攝影展后,柳明玉為自己找到了攝影主題——拍鳥。丹東林木茂盛,自然資源豐富,擁有全球重要的鳥類遷徙補給站,為拍鳥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

      此后,柳明玉買來大量書籍,跟隨鳥類專家認識鳥,了解不同鳥的生活習性。隨著了解和拍攝的深入,他越發喜愛這些大自然的精靈。

      在柳明玉的鏡頭中,鳥兒們有著迷人的氣質和樣貌,柔軟而靈巧、純潔而高雅的身姿,集齊了它們的美感。柳明玉擅長動態鏡頭,所呈現的圖像,重點突出、層次分明,拍大型鳥類展翅高飛,拍小鳥枝頭歡唱,無不靈氣逼人。

      然而,一張張富有美感的畫面背后,是攝影人的跋涉與等候。在拍鳥經歷中,有時到了地點,機器還沒拿出來,鳥已飛走,這便需要繼續耐心等待;有時,器材剛準備好,就要迅速跟拍鳥兒動人的姿態,根本沒有時間考慮色彩、構圖等;更多時候,柳明玉總在靜默地等待,等待在數十米甚至是百米之外,鳥兒回到棲息地,觀察它們的生活,最后再呈現在鏡頭里。

      有一次,柳明玉在鴨綠江口濕地等拍勺嘴鷸,通過望遠鏡先找到它的身影,然后搭好相機,趴在濕地的爛泥里。冰冷潮濕的濕地讓等候的過程更添困難,中途除了偶爾起身活動,幾乎寸步不離。在整整四個小時后,柳明玉終于拍到全球不到500只的珍稀鳥類勺嘴鷸。柳明玉說,隨著快門的按下,等待的疲憊與枯燥一掃而光。

      相比結果,柳明玉更享受拍攝過程。在白鷺村拍攝白鷺時,白鷺發現了柳明玉,三個多小時的時間里,白鷺幾乎沒有變換姿態,和柳明玉“對峙”著,保持高度的警惕。

      那天,柳明玉無功而返。在他看來,想要拍鳥首先要擺正自己的位置,問一問自己對大自然有沒有敬畏之心。為了拍鳥而破壞原有的自然景觀,在柳明玉這里是“不允許”的。他始終花費大量時間觀察,等待鳥兒踏入自己選定好的自然界面里,用時間換取構圖。多年間,他看到很多攝影愛好者為了拍攝好的畫面而去干擾鳥類的生活,或用食物吸引,或故意用石頭、樹枝驚擾鳥,每每遇到這種情況,柳明玉都會上前制止。

      “如果拍攝的鳥類被驚擾了,那個鏡頭便不會采用,這是一個專業鳥類攝影家應該恪守的底線?!?/p>

      2009年,柳明玉在太平灣水庫附近拍攝到中國特有物種、珍稀鳥類中華秋沙鴨,這是在丹東首次記錄到中華秋沙鴨的身影。當時,柳明玉并不認識,與他同行的專家則一眼認出了中華秋沙鴨,這一發現,讓柳明玉無比興奮。這張珍貴的照片,對中華秋沙鴨的生活習性和丹東水源生態環境等研究起到重要的作用。

      除了拍攝鳥類,柳明玉也是一名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志愿者。多年來,他為省內外慕名而來的鳥類攝影家提供影像資料,規劃觀鳥、拍鳥路線等,輔助專家團隊為鳥類放飛、測量、環志等研究工作身體力行著。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