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e40fj"></dd>

  • <li id="e40fj"><acronym id="e40fj"></acronym></li>

      <dd id="e40fj"><center id="e40fj"></center></dd>
    1. 【鉤沉】新開嶺 紅色基因代代傳
      記者 周曉明 刁慶峰 丹東新聞網 2021-05-27 09:06:27

      75年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東北民主聯軍第四縱隊打響了新開嶺戰役,創造了我軍在解放戰爭初期全殲國民黨軍一個整師的先例。

      新開嶺戰役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我軍士氣,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消滅敵有生力量,為我軍南滿軍區部署調整和黨政軍人員轉移贏得了時間。當年,該戰役也因此受到毛澤東、中共中央以及東北民主聯軍總部的高度評價。

      近年來,新開嶺戰役發生地所在的鳳城市愛陽鎮,汲取紅色精神養分,繼承和發揚革命傳統,攻堅克難,不懈奮斗,在這片土地上闖出一條高質量發展之路。

      丹東日報社“重訪丹東紅色印記”報道組走進愛陽鎮,探訪這里通過傳承紅色基因續寫發展新篇章。

      ①愛陽鎮中學“胡奇才英雄中隊”召開黨史學習教育主題隊會

      ②胡奇才將軍為愛陽(原叆陽)鎮中學題寫的校名

      ③《新開嶺圍殲國民黨25師經過要圖》

      ④新開嶺戰役紀念碑

      ⑤位于新開嶺戰役烈士陵園內的胡奇才將軍之墓

      ⑥新開嶺戰役期間敵軍據守的工事遺跡

      ⑦“段然亭”

      ⑧愛陽鎮龍道村黑木耳農業產業園

      全殲敵軍“千里駒”師

      位于鳳北山區的愛陽鎮,歷史悠久,清代的柳條邊在此與明代長城重合,為兵家戰略要地。

      1946年,四平戰役后,國民黨軍采取“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戰略,向四周擴張,妄圖先集中力量控制南滿,然后全力進攻北滿,以實現其占領整個東北的目的。當年10月,國民黨軍集中8個師約10萬人的兵力分三路向我通化、安東(今丹東)地區大舉進攻。其中,中路軍由第52軍的第2師、第25師編成,撲向我南滿軍區領導機關所在地安東,意將我軍主力壓縮殲滅于鳳城、安東地區。

      我東北民主聯軍第四縱隊,采取以內線為主、內外線緊密配合的作戰方針,上下團結一致,面對強敵的生死關頭以大局為重,發揚不怕犧牲和“堅持最后五分鐘”的戰斗精神,層層狙擊、誘敵深入,圍殲俘獲了敵25師包括師長李正誼等6200余人,殲敵2100余人。

      現年78歲的趙萬興老人,是鳳城市史志辦退休人員,曾參與編篡《鳳城市志》,對新開嶺戰役多有研究,并多次帶課題組實地考察調研。

      “國民黨軍25師擅長奇襲和增援,號稱‘千里駒’師?!?趙萬興介紹,當時我東北民主聯軍第四縱隊充分利用敵驕縱狂妄這一特點,邊打邊撤,引誘其至新開嶺地區。

      新開嶺地區是一個狹長的谷地,四周高山重疊,便于隱蔽集結,是殲敵的極佳戰場。當年10月30日,敵25師重占賽馬集(今賽馬鎮)后,誤以為我軍在附近只有1個師的兵力,于是追擊跟蹤,急于尋找機會與我軍決戰,并企圖直插寬甸,切斷我南滿軍區向臨江地區轉移的道路。

      “進入口袋陣的敵25師,很快龜縮在老爺廟和新開嶺附近的老爺山上?!壁w萬興說,10月31日下午,我軍占領四周高地,對敵形成包圍之勢,戰斗主要集中在老爺廟和老爺山上,老爺廟主要是敵輜重和彈藥存放地,而老爺山上有當年日偽在那里構建的堅固防御工事,敵人據此負隅頑抗。

      連續兩天多次發起的進攻都沒有奏效,而此時我第10師從新賓趕回歸建四縱,集中全部力量和火力,重點攻擊老爺山。11月2日拂曉,在強大炮火支援下,老爺山被攻克,敵第25師被壓縮至河套洼地。中午時,戰斗宣告結束,化裝成伙夫的師長李正誼被活捉,就這樣,“千里駒”被永遠埋葬在了新開嶺。

      在老爺山腳下,有一座涼亭,亭下立有四縱10師作戰科副科長段然和28團參謀長李書軒兩位烈士的墓碑?!爱數厝朔Q該亭為‘段然亭’?!壁w萬興說,這里便是兩位烈士的犧牲地。當年,作為師部機關干部的段然和團參謀長李書軒,身先士卒,關鍵時刻深入到前沿陣地,與一線指戰員共同尋求破敵之法,直至取得最后的勝利。

      革命精神代代相傳

      戰爭的硝煙早已散去,昔日的戰場翠綠滿坡。

      位于愛陽鎮富國村和愛陽城村交界的新開嶺戰役烈士陵園和紀念碑,在廟后山上郁郁蔥蔥的綠樹映襯下,顯得莊嚴肅穆。陵園占地面積2600多平方米,于1986年紀念新開嶺戰役勝利40周年時建成。高大的紀念碑體由漢白玉鑄成,碑正面是由陳云同志題寫的“新開嶺戰役紀念碑”八個大字。紀念碑東西兩側分別立有時任四縱司令員胡奇才的墓碑,以及在戰役中犧牲的四縱10師作戰科副科長段然和28團參謀長李書軒兩位烈士的合葬墓碑。在紀念碑前方,有兩座無名烈士合葬墓,和60座單體烈士墓。

      “全鎮各基層黨組織經常到這里開展黨日活動,緬懷革命先烈,追尋紅色記憶?!辨傸h委副書記欒華中介紹說,陵園和紀念碑建成后,鎮黨委政府不斷完善陵園設施,不但全年面向社會開放,還在重要節慶和紀念日,組織開展相關祭奠活動,這里已成為當地一處重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2006年至今,鳳城市先后兩次對紀念碑主體和碑座實行全面修繕,并平整場地、增建圍墻、硬化路面,還將散葬在周邊的326名烈士遺骸遷葬在陵園內。

      鎮政府工作人員卜華曾參加過將散葬烈士遺骸遷至陵園集中安葬全過程。據他介紹,當時烈士散葬墓地主要集中在三個地方:老爺山下、龍道村山上和新開嶺村一條溝里。卜華說,開掘烈士墓,不能用挖掘機,只能用作業鏟等工具或直接徒手挖掘。其間,他們發現了上百件烈士遺物,如皮帶扣、茶缸、子彈夾等。

      據當地老人回憶,在戰斗中,村民用挑子給東北民主聯軍戰士送水送飯,在攻打老爺山時,村民還組成了擔架隊運送傷員。戰斗結束后,國民黨軍隊將其戰死的人員運到了天華山附近集中安葬,村民則冒著危險將犧牲的我軍戰士尸骨安葬在當地。

      今年清明節前夕,鳳城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就新開嶺戰役烈士陵園和紀念碑保護與開發工作進行調研。目前,當地政府關于陵園和紀念碑的改造方案擬制工作已經完成,擬新建戰役陳列館和停車場等設施,未來將把新開嶺戰役烈士陵園建設成為鳳城知名的黨史學習教育基地、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國防教育基地。

      瑯瑯書聲滿校園,革命精神代代傳。

      “在75年前的新開嶺戰役中,我軍創造了第一次全殲國民黨軍整編師的輝煌戰績,75年后的今天,我們繼承和發揚先烈遺志,爭做紅色基因傳承者……”記者采訪時,愛陽鎮中學七年一班“胡奇才英雄中隊”正在召開“黨史學習教育主題隊會”。

      1986年,在新開嶺戰役紀念碑落成典禮之日,原東北民主聯軍第四縱隊司令員胡奇才專程到愛陽鎮中學看望全體師生。上世紀90年代初,愛陽鎮中學建成了鳳城農村地區學校第一幢教學樓后,胡奇才將軍親筆題寫了校名。1996年,時值新開嶺戰役勝利50周年,該校開始了“胡奇才英雄團支部”創建工作,每年將評選出來的優秀團支部命名為“胡奇才英雄團支部”。2016年,中學少先隊改革,恰逢新開嶺戰役勝利70周年,又開啟了“胡奇才英雄中隊”創建工作……

      講英雄故事,做英雄傳人。如今,在愛陽鎮中學,爭創“英雄團支部”“英雄中隊”“英雄班級”已經貫穿于日常教育教學中,賡續紅色基因、塑造愛國情懷已融入到師生們學習生活的點點滴滴。

      昔日戰場已成產業基地

      勝利的號角言猶在耳,嶄新的畫卷徐徐展開。

      龍道村曾是愛陽鎮唯一的貧困村。75年前,新開嶺戰役打響時,這里是我軍野戰醫院所在地。

      “母親和本家幾位嬸嬸都給東北民主聯軍戰士送過干糧?!苯衲?5歲林玉堂告訴記者,小時候他的母親經常跟他講為部隊送給養的往事。

      “當時的野戰醫院就設在現在村小學的位置?!饼埖来妩h支部副書記張鳳明告訴記者,新開嶺戰役期間,他的爺爺曾經參加村里組織的擔架隊,負責將我軍前線受傷戰士送到野戰醫院醫治。

      “有的戰士沒等傷愈就歸隊了,有的沒搶救過來犧牲了,就被村民安葬在附近山上?!睆堷P明說,龍道村山上原來有8處合葬墓,后來都被集中安葬到烈士陵園。

      采訪時,龍道村村委會前的一片開闊地里,一排排整齊有序的木耳菌棒映入記者眼簾。

      “再過20多天就可以摘耳了!”這些木耳菌棒的主人、村民毛紅軍喜笑顏開,正憧憬著六七月木耳采收季的忙碌場景。

      龍道村的黑木耳種植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那一年,該村的人均收入僅為4000元,被確定為省級貧困村。

      為了脫貧,村兩委班子開始醞釀適合本村發展的致富產業。結合外出考察,依托本村自然條件,張鳳明和其他幾位村干部決定從外地購進菌棒,嘗試發展黑木耳產業,結果第一年就獲得了戶均2萬多元的純收入。

      “我們帶這個頭,村民們都看在眼里,第二年就開始大規模種植了?!?/p>

      就這樣,在張鳳明等人的引領下,越來越多的村民走上了產業致富的道路,黑木耳逐漸成為該村的支柱產業。

      2018年底,龍道村摘掉了貧困村的帽子,全村67戶179人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部脫貧,截至2020年底,全村人均收入已超過15000元。

      如今的愛陽鎮,香菇、中藥材、山野菜等一大批產業基地的興起,讓這里的人們邁向富裕之路。

      ?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